【新闻调查】官地矿纪事

煤炭是我国主体能源和重要的工业原料,4600多个煤矿散布在全国各地,煤矿从业人员超过240万。煤矿工人的生产怎样运转?他们的生活状况又如何?2020年1月,《新闻调查》记者前往山西太原,拍摄记录了一座有着60年历史的煤矿中发生的故事。


官地矿,始建于1960年,位于吕梁山东翼,汾河水西岸,距离太原市区17.5公里。1989年这里曾是亚洲单井口出煤第一,如今年产煤390万吨,是一座大型现代化生产矿井。全年365天,官地矿的生产昼夜不停。各队组人员倒班轮转,每天的乘车高峰时段,井口成为这个煤矿最繁忙的地方。



这种小火车是往返矿井唯一的交通工具,煤矿里叫它“人车”,定点的“人车”载着工人返回地面,他们在潮湿、昏暗的井下工作了8到12小时。
上班的工人也在这里乘坐“人车”,遇到高峰时段,抢到第一趟车的座位并不容易。
官地矿属于平硐式矿井,入口处不深,但到了里面,井巷上覆盖的是起伏的大山,盖山厚度平均约400米。近60年开采,井口附近的煤田多被采完,新工作面越来越远,去往井下各处,搭乘“人车”需要20到50分钟不等,下车后还要步行。



综采三队是官地矿出煤最多的采煤队。他们负责回采的28417工作面,原本每天出煤5000吨。但最近一段时间,工作面出现新情况,采煤工作时断时续。



综采三队技术队长 王赵强:理论上咱一般这个煤层都是煤,但是有些地质变化,煤层它地壳发生变化的时候有裂隙,底下酸性水形成这种溶孔,上面石头因为重力就压下来了。
煤层中夹杂的岩石堆积体被称为“无炭柱”,它的硬度远超过煤。
王赵强:采(煤)机是不能割石头的,因为采(煤)机它那个尖齿它只能割煤,割石头会损坏采(煤)机。



遇到无炭柱,采煤作业被迫暂停。为了尽快恢复生产,综采三队决定使用炸药对无炭柱进行爆破,这种技术手段有个更形象的叫法——“打眼放炮”。
井下爆破必须由专职放炮员操作,根据无炭柱上打眼数量和深度,制作相应数量的炸药。
王赵强:保险起见,一般离工作面都是50米开外才放这个东西。
王赵强:这个就是危险系数比较高,从上到下是严格把控,火药的运输,退库,爆破作业的一整套程序。



官地矿是高瓦斯矿井,瓦斯无色无味极易燃爆,打眼放炮要实行“一炮三检”。
瓦斯检测员:装药前、放炮前、放炮后,对放炮地点20米范围内的瓦斯进行检测,瓦斯低于百分之一,可以放炮。装药前多瓦斯,要填到表格上。
此外,顶板、煤壁、支架等情况也得到一一确认。所有人员撤退到距爆破点100米以外,爆破准备开始。



无炭柱的表层被爆破碎裂,采煤机可以正常开动割煤了。综采队每月都有生产指标任务,收入与出煤量直接挂钩。
割下的煤块经破碎后,由皮带运输机运出矿井。皮带时刻不停,新采的煤源源不断,这是煤矿工人最开心的时刻。
王赵强:所有出的煤都要靠它(皮带运输机)来运输,它就是我们的宝贝,它要是正常运转一个月,我们的工资也会大大的收益。
根据探测,28417工作面这次遇到的无炭柱纵深约30米,想要完全过去,还要多次打眼放炮,未来半个月内,只能边爆破边采煤。



王赵强:干完活衣服都是湿的,大巷是凉的,工作面是热的,其实煤矿工人是挺辛苦的。换衣服冬天是冷的,换完衣服下来,下坑那会儿是冷得要命的,等进了工作面一出汗,衣服都是湿的,什么风湿性,那可多了……
2013年,王赵强从大同大学机械自动化专业毕业后来到官地。6年间,他和综采三队的完成了四个综采放顶煤工作面,出煤量超过1000万吨。这些煤主要供应给了国内大型钢铁企业和电力企业。



官地矿通风科副科长 荣丽军:对我们有一个肯定,我们心里面也挺高兴的,不要老看见煤矿老出事,它多的方面还是给国家贡献了能源,总得有人干。像师书记从上班就在采煤队,干到退休一直在采煤队。一直在采煤。



官地矿综采三队书记 师善坤:30年了,一直在煤矿第一线。
荣丽军:选了这个行业就要受得这份苦,都是养家糊口,没办法,像我们这普遍都是耳背,不管年轻的还是年龄大的,有时候说话好像他不理你,他不是不理你,他是没听见。
截至2019年,官地矿井田总计保有储量10.2亿吨,可采储量5.8亿吨,可服务年限约100年。



工人在井下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矿里每天要为早班、二班、晚班的工人准备盒饭,这在煤矿里被称为班中餐。
班中餐按井下人数一人一份,官地矿的“班中餐”每天最多制作超过1500份,三个时间段由专人送往井下各区域。
到各工作面远近各不相同,工人吃到这些班中餐,要半小时到一小时之后了。



吃饭工人:烩菜、过油肉、包子,来回换,还有那些素的,有馍馍、花卷。有啥吃啥。
一周七天,班中餐每天餐食轮换,一个月征求一次工人意见,对菜谱适当调整。
卫向东,官地矿掘进一队队长,掘进队的工作是在煤田的每个采区两端分别打通进风、回风两条巷道,有了巷道才能运输、通风、行人,采煤工作才可以开展。



随着回风巷的开掘,煤层压力发生变化,巷道两侧的煤帮存在脱落风险,在掘进工作开始之前,要对煤帮进一步固定和支护。
煤帮、顶板、瓦斯、机电,在检查了各种条件并签字确认后,掘进作业开始了。



两名掘进机司机,一人负责操作,一人负责监护,高浓度的煤尘加大了掘进工作的难度,也直接威胁着矿工的身体健康。从这个角度看,前方是巷道目前的尽头,掘进工作需要向前持续推进,巷道断面高3米,宽7米,上面是顶板,左右两侧是煤帮。
卫向东:大断面施工就不好施工,7米的断面不好施工,正常情况下两次成巷,分两次,这次是新工艺,一次成巷。
大断面施工的尝试考验着卫向东的掘进一队。掘进作业刚刚结束,此时,新露出的顶板和两侧煤帮没有任何支护,非常危险。



掘进工作经常面对最复杂、最恶劣的地下环境和未知的风险隐患,是井下一线的高危工种。即使工作了30多年,卫向东对安全问题也一刻不敢松懈。
临时支护过后,还要进行永久支护。钢带排距保持一米,一排8根锚杆,另一排4个锚索,交替布置,这是质量标准化的要求,也是保证顶板稳定性和人员安全的措施。
卫向东:在规定的时间内标准地完成一个工序,这就是正规循环。一个割煤,一个支护。不断地围绕这个工序,一直往下进行。割煤、支护,割煤、支护,掘进一直就是这么干的。
记者:对你们来说,哪个更重要?
卫向东:支护更重要嘛,这上头下来,这就叫冒顶事故了,冒顶一般都是大事故。
晚上8点多,“人车”将结束工作的工人送到地面。掘进一队的工人在井下奋战了超过12小时,早晨下井时天还没亮,升井时也没看见太阳。



张进成:每天就这样,干惯了,也就习惯了,今天掘进了2米。支护完毕,都到位。
巷道掘进顺利,副队长张进成心情不错。但煤矿工人的一天还没有结束,他们要在浴室里洗去脸上身上的煤尘,随后参加班后会。
晚上的班后会,队长卫向东要对一天中的问题进行汇总,设备故障和安全隐患必须拿出解决方案,因为耽误掘进进度,将影响全队工资收入,拖沓一天,酿成事故的风险也随之加大。
卫向东:今天经过一天的劳动,大家都比较辛苦,可喜的一点就是顺利完成生产任务了,另外在回家之际,提醒大家几句,这两天下雪,路比较滑,尤其是开私家车的,行车要注意安全,就这样。
卫向东今晚要在办公室值班,工作面正常时,每三天中两天住在办公室、一天回家,井下要是出了状况,他会十天半个月都守在矿上。



卫向东:这是降压药,这是晚上安眠药,这几天咳嗽,吃的咳嗽药。
记者:天天都吃的是什么药?
卫向东:一个是降压药,一个晚上睡觉帮助睡眠的药。
记者:睡不着觉吗?
卫向东:睡不着,尤其是晚上,井下有两三部电话呢,井下电话一打过来,接个电话一晚上睡不着,吃了颗药能稍微睡一会儿。生产任务我不发愁,月月都能完成任务。唯独就是安全的隐患,不能及时处理,老怕造成人员伤亡这种事故,这是最大的压力。



卫向东在官地矿以能打硬仗著称。上世纪80年代,煤矿到农村招合同工,为了养家,他瞒着父母来到官地。后来,他在全国煤矿技能比赛中拿了第二名,转为正式工。
卫向东:到我们那个队的大部分都是家庭贫穷,来到矿上。鼓励工人的时候,我自己编了一首歌,经常跟他们唱,也是安慰他们的歌,也是发自自己肺腑的一首歌,常给他们唱一唱。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想到下坑,只是因为家里的贫穷,我才来到矿上。失掉不少发财的机会,丢掉许多梦想。扔掉一堆时髦的打扮,我才来到矿上。矿山男子汉,矿山男子汉。”



早晨8点,夜班工人上井了。整夜强体力劳动后,很多人顾不得洗澡,先来到这间井口服务站吃热乎的早餐。
服务站的早餐由矿里免费提供,不限数量。餐食制作和服务人员都是矿工家属,他们大多没有工作,在这里可以赚些工资,也让早上升井的矿工能感受家人的温暖。



夜班通常12小时,设备运转周期长,煤的产量也最高。但同时,由于夜班时间长,劳动强度大,容易发生事故。国内部分煤矿开始尝试取消夜班,但对大多数煤矿而言,在生产指标的压力下,目前仍然24小时连轴生产。
春节即将来临,矿里开始张灯结彩,不过对煤矿而言,临近年关的这段日子,往往是容易发生事故的时段。早晨9点,太原市应急管理局人员来到官地矿检查安全生产情况。



应急管理局人员:33423(工作面),这个是3号煤的;综二是26610(工作面),2号煤的,综三是28417(工作面),这是个采底矿,挖底面。
“国家监察、地方监管、企业负责”,这是目前煤矿安全生产的工作格局。官地矿所属的集团公司每周检查安全情况,政府职能部门也定期检查,煤矿生产一天,安全就必须保证。
王赵强今天在地面值班,井下设备出现了零件故障,需要他来协调。红色电话和井下队组联络,白色电话与地面科室沟通。王赵强所在的28417采煤工作面被选为检查对象,这让他今天的工作更加忙碌。
记者:他们来你会紧张吗?
王赵强:习惯了,不会紧张。检查次数现在很多。最频繁的时候一周有过四次,不包括咱们矿上的检查。



作为综采三队的技术队长,王赵强要负责井下操作规程的编制、工作面质量标准化等等,这些与安全生产直接相关的内容都在今天的检查范围内。
王赵强:我们是对口检查,他比如说应急局来了以后,他需要检查哪个队,他会直接先去井下看这个实际情况,然后升坑以后会检查你相关的资料。
下午2点,返回地面的检查人员结合设计规程,对井下发现的问题作出反馈。王赵强也被叫到了这里。
王赵强:可能检查出来这些问题,可能就是我们作为综采三队,我长期在这个队里工作,可能有一些东西不规范,但是我自己看惯了,感觉它没事,但是检查的话可能触犯了一些文件,所以我们必须整改。



小年马上到来,又要在矿里值班了,卫向东准备和家人提前过节。
无论是值班还是下井,煤矿上规定都不能喝酒。回到家里喝点酒,缓解工作中的压力,是很多矿工的生活习惯。
妻子当年曾在老家做过七八年理发师,和卫向东结婚后来到太原,她再也没有工作过,多年来一直在家里照顾老人和孩子。



卫队长爱人:家里头一切我管,他只管在外头上班,因为他这种工作根本就管不了家。一回来经常他压力大,有时候看见他就瞌睡了,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卫向东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在官地矿,像卫队长这一代煤矿工人,很多家庭都是类似的情况,留在家中的妻子有时也被称为“矿嫂”。



卫向东:其实她对家庭任劳任怨,我倒谈不上什么事业,但是家庭没有她支撑,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样尽善尽美。
年轻时,因为聚少离多和担惊受怕,两人总是吵架,但过了多年,他们都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状态。
卫向东:那时候你看我这体重,才120斤,我曾经在下最长的时候待过36小时,三天不上井,就为了干这个工作,机器坏了,从坏到好,什么时候好,什么时候上井,当时就给自己定的目标。
卫队长爱人:矿上要是说哪里出现啥事故了,首先就着急的不行,也给人家单位打电话。有时候打他电话呢,打不通,不能接电话,就在坑下了。



王赵强请了一天假,前往妻子的老家运城市万荣县。两人在大学里相识相爱,毕业后结婚生子,一起在太原打拼奋斗。
记者:孩子多大?
王赵强:五岁了,基本都是爸妈照顾。
零点时分,王赵强和妻子终于到达老家。
由于工作原因,王赵强和妻子只能停留一个上午,就要离开。春节期间两人都要工作值班,无法回老家,这次他们计划将儿子接到太原过年。
妻子曾在老家和儿子共同生活过一年,而王赵强则没有长期陪伴过孩子。最近一年,他们对孩子的教育问题日益担心。
王赵强:有时候都不听我和他妈妈的话,有时候我们说不下,比较淘气。在老家父母看着,只要他不哭给个手机,不让他玩手机就哭,一哭当然就给了,恶性循环。



晚上8点,王赵强一家回到太原,两人白天都要上班,岳母也一同过来照看孩子。在太原,小两口租住在靠近官地矿的一间老式公寓。
王赵强:这也够住了,再住大了也没啥用,我们两口就晚上在家。
妻子孙兵博是一名医生,平时工作也非常忙碌,她曾劝王赵强换一份工作,但王赵强却对官地矿依依不舍。



王赵强:现在我们西山已经推进出智能化工作面,所以我感觉煤矿还是有发展前途的。
记者:所以你是希望以后能越来越好。
王赵强:对,我也希望我们官地以后,它是也正在慢慢筹建这个智能化工作面,我也在积极关注的,希望能到时候有幸在智能化工作面任一职吧。
或许留下来还有另外的原因,王赵强开始计划买房了,他们想让孩子在太原读小学。
王赵强:因为涉及现在没有房子,孩子上学也是个问题,孩子户口还在老家。再转到清闲的岗位,收入上肯定受影响,我们现在还是相当于白手起家,现在还没有起家,还是想收入稍微高点,再长远考虑将来孩子物质上想让他更充裕。
相比于收入,作为医生的孙兵博,更在乎丈夫的工作环境和职业健康问题。
记者:你见过他升井的时候脸上黑黑的样子吗?



王赵强妻子: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是我见过照片。每次看完感觉好难受啊,还是觉得不想让他干这个。
记者:你也不想发给她照片,或让她看到?
王赵强:一般不想,主要是不想让那种辛苦的那一面给她看到,让谁看见也会心酸,而且又是咱至亲的人。
王赵强妻子:而且他们工作也高危,劳动强度比较大,还有煤尘也比较多,并发症,并发症比较多。



煤矿职工在煤炭生产过程中会接触到粉尘、噪声等职业危害因素,对健康和生命构成威胁。尘肺病是矿工最常见的职业病,由于患病率高、难以治愈等特点,一段时间以来,尘肺病问题得到了国家和社会的广泛关注。
西山煤电总医院职业病科,主要收治西山煤电下属的官地矿、杜儿坪矿、西铭矿等煤矿的职业病患者。



这位老人,在官地矿采煤三队工作了近30年,1996年从官地矿退休后,他被确诊为尘肺病一期。
记者:你平时会怎么难受吗,会喘不过气还是什么?
(呼吸困难),把那个口服液喝上一点,好出一点气。不喝口服液一直吐痰,一直吐痰。
由于行业粉尘特点和历史上防尘技术落后等原因,采掘一线的煤矿工人长期面临着粉尘的危害和尘肺病的折磨。



尘肺病是粉尘通过呼吸进入肺部、引起肺部组织纤维化的一种致残性疾病,它会导致呼吸系统感染,出现胸痛、呼吸困难等一系列症状,此外,还会引起多种并发症,甚至因呼吸衰竭导致死亡。



西山煤电总医院职业病科主任 田红霞:口唇的紫干,运动能力耐力的下降,另外的话可能还会引起来心脏的并发症,肺心病、肺气肿这些,再严重的话可能还会引起大脑的缺氧,其实它是一个全身的疾病,它能引起全身各个系统缺氧的这种表现。
西山煤电总医院职业病科主任 田红霞:他的肺的换气功能、通气功能和我们正常人都不太一样了,因为他可能就缺失了一部分,那么我们大气当中是21%的氧,可能就达不到他需要的氧浓度,那么通过鼻导管呢我们大概能供给它35%左右的氧气可以帮他吸进去,无形中增加了氧浓度。



根据职业病防治法和《工伤保险条例》,已诊断为职业性尘肺病并已参加工伤保险的患者,治疗职业性尘肺病的费用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住院期间发放伙食补助费。
除了吸氧之外,医院还有输液抗感染、机械震动排痰、肺灌洗等治疗手段。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尘肺病依然是一种在临床上无法治愈的疾病。
西山煤电总医院职业病科主任 田红霞:吞噬细胞对粉尘吞噬之后形成一些结节,最后形成大块的结节的表现,这就叫纤维化。现在肺纤维化的逆转在世界上也是一个难题,没有很好的办法。完全逆转的可能性目前是没有的,只能说是延缓它的进一步发展。而我们其实做的是一些亡羊补牢的工作,已经得了尘肺病那我们怎么让患者延长生命,减轻他的痛苦,提高生活质量。所以说我们时候就强调防护预防重于治疗,其实就在这一点上,因为它没有办法彻底根治。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我国累计报告职业病97.5万例,其中,职业性尘肺病87.3万例,约占报告职业病病例总数的90%,防治形势依然严峻。
2019年,国家卫生健康委等10部门联合制定《尘肺病防治攻坚行动方案》,按照“摸清底数,加强预防,控制增量,保障存量”的思路,加强尘肺病预防控制,开展尘肺病患者救治救助工作。



这里是西山煤电职业病防治所,煤矿工人正在进行职业健康体检。
这项检查是通过瞬间气流、肺活量等指标,反应肺功能状态。它对于筛查发现肺功能异常者、进行早期防治具有重要作用。



院长:肺功能的操作,它是有严格要求的,需要在国家平台、省平台,对每一个矿工做的肺功能的参数,要求要网络直报,完成体检出具报告的时候要完成个案上传。
拍摄X线胸片是矿工职业健康体检的另一项必检项目,它也是尘肺病诊断分期必不可少的依据。
院长:主要是通过胸片来阅读一下职工肺部有没有疾病,筛查的过程中我们的诊断医师会诊来分析,这个不正常,是属于其他疾病,还是从事这个工作导致的职业病的损害,我们来进行鉴别,发报告。
在职业病防治所,医生向我们展示了尘肺病患者对照国家标准的X线胸片,我们可以看到尘肺结节在胸片上的样子。



职防所医生:这就是没有尘肺结节的,这个就是一级密集度的尘肺结节的,这个就是二级密集度的,这是三级密集度的,像这个形态直径比较大一点的,这个直径是比较小一点,这些直径就更小一些,这个也不少,你看这个,就跟那细小的沙子给撒上去一样。
2002年,我国出台《职业病防治法》,职业病防治工作正式进入有法可依阶段。根据法规,用人单位应当为劳动者建立职业健康监护档案,并妥善保存。据介绍,档案一般保存在矿卫生科,而确诊的尘肺病人健康档案则要调到职业病防治所,保存在这间档案室。



职防所医生:这里就是整个体检的信息。这是一年一年的,基本上每年都有一张片子,片子和体检表这都有的,这个尘肺不会是一天就得尘肺的,它有一个观察的过程。
根据职业病防治所提供的数据,从2014年至2019年,西山煤电集团每年新增职业性尘肺病病例数量最多65人,最少48人,整体趋势是稳中略有下降。
按照有关规定,对在职业健康检查中发现有与所从事的职业相关的健康损害的劳动者,应当调离原工作岗位,并妥善安置。这对于尽早发现和防治尘肺病非常关键,但在实际工作开展中,仍存在一些现实困难。



西山职业病防治所职业病管理科科长 焦晓丽:有些工人你通知他体检,他可能那段时间,可能是请假了,或者是怎么回事。最近我是给那个汾西的那块诊断的,我们就有这样的,一个人疑似尘肺了,然后我们要给他诊断,有的工人他不愿意诊断,为什么,因为工人给他诊断以后,他就要调离他这个粉尘作业岗位,调离了以后,比如说他原来是在一线的,煤矿的一线,他可能挣钱要比较多点,现在给人家调离了,让人家到一个地面单位,拖家带口的,他就养活不起他这个家了,他自己就自动放弃,我不诊断,有这样的。



根据有关规定,用人单位是职业病防治的第一责任人。而从源头上治理粉尘,如通过煤层注水、采煤机和掘进机内外喷雾等技术,将作业场所的粉尘浓度降到标准值以内,是各煤矿的重点防治举措。
职业病防治所也会定期检测煤矿作业场所有害因素的浓度、强度,每年出具检测报告。工作人员向我们介绍了2019年对官地矿的检测情况。



西山职业病防治所监测科副科长 赵敏:粉尘大概有四个超标点。检测了29个,合格点数是25。噪声方面总共检测了39个工种,有34个工种合格,有5个工种超标。
记者:在这个之后呢?之后有什么措施吗。
西山职业病防治所监测科副科长 赵敏:比方说采煤机作业点超标,如果是现场的防护措施没有开启,那么咱们会加强管理,如果是现场的防护设施开启了,比方说喷雾压力达不到要求,那么我们会建议他进行经常性的维护检修。



除工程防护外,采掘一线工人作业时必须佩带防尘口罩,这样才能防止粉尘进入体内,杜绝和减少尘肺病的发生。不过,在井下作业时不戴专业防尘口罩或佩戴不规范的情况仍有存在,个体防护和对职业健康的重视需要更多关注。
2020年,国家发布《关于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这是提升煤矿安全生产水平、保障煤炭稳定供应的未来发展方向。2021年,智能化综采工作面即将在官地矿开始运行,这座有着60年历史的煤矿未来将拥抱新的技术,迎来新的挑战。



返回顶部
博评网